嘉能可不是第二个雷曼,金银价格火热回升

温哥华/多伦多7月15日 –
金银价格飙升,导致金属产业链融资公司的交易受到限制。近年来这类公司为资金短缺的金属行业提供了亟需的信贷。

摘要:全球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公司股价在上周初暴跌后强劲反弹。市场人士指出,不应将嘉能可事件和雷曼兄弟破产相提并论,嘉能可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流动资金不足,影响也主要在大宗商品领域。
总部位于瑞士的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商之一,主要从事金属、矿…

小金属钴掀起大浪:苹果担忧电池断供 冶炼商“无米下锅”

现货金
自1月上涨25%,贵金属生产商再度能够在股市筹资,因此以部分未来矿产品折价换取资金的需要也随之减弱。

    全球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公司股价在上周初暴跌后强劲反弹。市场人士指出,不应将嘉能可事件和雷曼兄弟破产相提并论,嘉能可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流动资金不足,影响也主要在大宗商品领域。

2018-03-15来源:澎湃新闻

2016年下半年,洛阳栾川钼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洛阳钼业”,603993)斥资270亿元完成两项重大海外收购,其中一项即是收购全球矿业巨头自由港麦克默伦公司(Freeport-McMoRan)位于刚果的TenkeFungurume铜钴矿56%股权。

彼时,外界对洛阳钼业的这场“豪赌”并不完全乐观,认为谈其是否“抄底”成功还为时尚早。几个月后,沉寂多年的小金属钴开始上扬,涨势维持超过1年以后,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目前已成为全球钴产量的重要掌控者之一。

就在上周,科技巨头苹果公司被曝正在和矿业公司直接洽谈签订长期采购协议,计划每年能保障供应数千吨钴,合约期限为5年甚至更长。此前,苹果公司根本不屑去做这项工作,只要交给电池供应商即可。

苹果的这一举动看起来已经足够回答洛阳钼业当初“抄底”是否成功。“以前苹果这类公司非常强势,只买成品材料,根本不在乎这种东西。等到他意识到了,说明这个市场已经出现短缺了。”国内一家颇具规模的冶炼企业的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实际上,据外媒报道,苹果早在一年之前就开始类似谈判,但至今未能成功。

这不是洛阳钼业一家的胜利。就国内而言,钴行业上市公司华友钴业股价已从2017年初的35元/股左右上涨至现在的120元/股左右,累计涨幅240%。另一家该领域的寒锐钴业更是在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成为中国A股“股王”。截至2月28日收盘,寒锐钴业股价为289.72元/股,是其去年3月份上市发行价的23倍,其历史最高价曾触及319.98元/股。

在国际上,总部位于瑞士的矿业巨头嘉能可,去年开始凭借钴等小金属的暴涨从濒临崩塌恢复至霸主地位。更是手握绝对掌控权和苹果、特斯拉等终端巨头展开供应协议的谈判。目前,嘉能可控制着全球钴矿市场近30%的份额。

钴,元素符号Co,地球地壳丰度排名33,一般很难形成独立的经济矿床,其原生矿主要来自铜钴和镍钴伴生。钴主要应用于电池、高温合金、硬质合金、磁材等工业需求中,素有“工业牙齿”之称。

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数据,2016年全球探明钴矿储量700万吨,按照2016年开采量估算,可开采年限约为60年。钴矿资源主要集中在刚果、澳大利亚、古巴,三者占全球储量的7成。其中刚果这个粮食尚不能自给的非洲中部国家,钴占到全球储量的48.61%,矿产品几乎是其可出口的唯一产品,钴在所有的出口矿产品中金额排第二,仅次于铜。刚果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成为矿业资本抢夺的热门地。

中国作为诸多大宗商品的消费大国,在钴这里也没能例外。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中国钴消费量达5万吨,占据全球钴消费的半壁江山。而在原料供应方面,中国仅甘肃、河北等地分布零星钴矿,已探明储量为8万吨,占全球储量仅1%。中国钴源几乎全部依赖进口。

今年价格或超历史高位

小金属钴的上一轮上涨行情在2008年终结。底部徘徊近9年后,钴以暴涨行情在2017年重新获得市场关注。

过去的2017年,钴价涨幅近100%,刷新了2011年9月以来的价格新高。2018年至今,钴价涨势依旧不减,两个月已累计上涨近20%。目前,钴价在62万元/吨左右,而2016年底仅为27万元/吨。

“上一轮上涨行情中,钴从从2003年到2008年花了5年的长周期到达历史高位,也就是88万/吨。照目前的趋势,今年钴价突破历史高位的可能性非常大,也就说可能花2年时间就实现了。”前述负责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等3C公司的需求,并不是钴价本轮暴涨的主因。尽管3C电池这一传统需求目前仍是全球钴消费的主力,但2014年以来,3C电池消费增速已大幅放缓,需求趋向饱和。

给钴注入新生机的是新能源汽车。过去的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79.4万辆,同比增长53.8%。业内预计,2018年中国新增新能源汽车或超100万辆。在全球范围内,挪威、荷兰、德国等国家也已相继制定传统汽车限售时间。有证券机构预计,2017年至2025年,全球新能源汽车复合增速为35%,从120万辆提高至逾1300万辆。

据平安证券预计,中国动力电池钴需求将从2017年的5865吨增长至2025年的5.88万吨,复合增速为33%,而全球动力电池钴需求将从2017年的约9200吨增长至2025年的10.21万吨,年复合增速为35%。

“现在对钴的需求预期已远超过上一轮上涨时的需求预期。”前述负责人提到。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2月份最新落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方案,鼓励高能量密度、高续航里程的高性能动力电池的应用,以此推动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向高端化发展。这也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对钴的重大利好。

在新能源车动力电池中,中国此前普遍使用的是磷酸铁锂。据相关研究机构数据,201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正极材料中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占比分别为72%和28%,2017年这两个数据预计分别为48%和52%。未来,在续航里程和能量密度性能方面更加突出镍钴锰三元电池(LiO2)被认为将逐步替代磷酸铁锂,成为主流。

前述负责人提到,“从整个行业来说,之前还存在明显的多空分歧或者认为涨得过多等,但现在看多人士的比例更多了。”

苹果、特斯拉等终端巨头恐慌

钴暴涨之际,嗅觉敏锐的终端企业开始意识到危机。

目前已被媒体曝出有所行动的终端企业包括特斯拉、大众、宝马等在新能源汽车方面雄心勃勃的车企,也包括苹果这一3C巨头。

2017年9月底,据路透社报道,德国大众集团近日正在向相关行业发出购买金属钴的商业计划书,预计订单总额将超过500亿欧元。今年1月底,特斯拉被曝正在和智利锂矿巨头SQM进行谈判,希望可以确保锂、钴等电池级别材料的需求量。2月初,宝马也被传出即将签署一份为期10年的锂和钴原材料供应合同以缓解电动汽车电池的需要。

苹果公司则于最近被曝正在和矿业公司直接洽谈签订长期采购协议,计划每年能保障供应数千吨钴,合约期限为5年甚至更长,具体金额尚未透露。

尽管这些终端巨头试图未雨绸缪,但目前来看并不乐观。“这些企业实际上已经决策滞后了,钴业内的人早在一年以前就认为应该做这件事情了。像大众去年准备买钴,但当时他报了非常低的价格,没有人会理他。”前述负责人表示。

据该负责人分析,这些巨头目前已不再仅仅考虑到钴价上扬带来的成本上升问题。“未来成本压力是肯定的,但因为电动汽车对钴的需求量是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长,这些公司在担心未来供应链都会出问题,所以想提前锁定原料。他们买来原料也不是自己用,还是会交给生产商,但只要有这个长期协议在手就能保证电池的供应。”

在这些终端巨头担忧未来因钴“卡壳”的同时,两年前还在为应付债务而焦头烂额的矿业巨头嘉能可已重新扬眉吐气。“特斯拉、大众、苹果等公司都在寻求钴矿的长期供应。谁愿意购买钴,我们就坐下来先谈谈。”嘉能可CEO伊万?格拉森伯格(IvanGlasenberg)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

受全球经济低迷及中国需求放缓的影响,嘉能可在2015年净利润为亏损50亿美元,同比下降315%,2016年嘉能可也一度是英国富时100指数中表现最差的股票,随后陷入债务危机和信用危机。为应对危机,嘉能可曾提出削减债务、停止股息分红、停产非洲旗舰铜矿、出售巴西镍矿等一系列措施。

钴的暴涨及其它大宗商品的回暖让嘉能可很快走出低谷。目前,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钴原料供应商,同时嘉能可也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这双重身份让业内评价嘉能可在钴价上扬的过程中有“自导自演”的成分。

嘉能可的钴资源主要分布于刚果、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铜矿及镍矿的伴生。据嘉能可2016年报显示,旗下钴矿项目折合钴金属总储量合计为206.07万金属吨。这一数据意味着,全球近三成钴原料掌握在嘉能可手中。

从产量上来看,目前全球钴资源主要由嘉能可、洛阳钼业、欧亚资源、淡水河谷等少数几家公司提供,集中度较高。据平安证券数据,2016年,嘉能可、洛阳钼业、欧亚资源分别提供了23%、12%及5.5%的金属钴,市场份额约40%。

上游资源决定一切

纵观小金属钴的产业链,目前仍是原材料供应商掌控着最大主动权。

“这个行业跟别的行业不一样,它是由原料决定一切。就以冶炼商来说,你采购原料的能力、采购时机、产业布局布局)的能力决定了一个公司的盈利能力,而不是取决于销售。同一产品大家销售价格都是差不多的,不存在公司大、品牌好销售价格就好一点这种情况。”

前述负责人同时提到,“从国内冶炼生产商角度来说,目前从现货市场采购确实已经很难,也会表现出不太理智的现象也就是抢货,但不抢货就拿不到货,原料拿不到就没法维持稳定的生产。”

据其了解,部分钴冶炼工厂因为没有原料、“无米下锅”,已导致很多产能都在闲置。“不是需求端的问题,是原料供应出了问题。”前述负责人一再强调。

针对目前市场已出现“一货难求”的现象,该负责人表示,“大公司本身有长单需求要交货,但并不一定是真的没货,而是手里有货但选择不卖。”

值得一提的是,正因原料之稀缺,中国作为钴精炼大国,国内企业对钴原料的追求从未停止。

从2003年开始,华友钴业等中资企业就前往刚果试水。截至目前,金川矿业、洛阳钼业、华友钴业等多家公司的合力在刚果、甚至非洲已不容小觑。而在十几年之前,刚果矿业基本掌握在欧美、印度和黎巴嫩人的手里。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8月,金川矿业收购南非麦托雷斯的鲁阿希矿业(Ruashimining)。2012年2月,中国五矿成功收购刚果铁砧矿业(AnvilMining)100%的股份,掌握两座铜钴矿。2015年11月,中国中铁、中国电建、华友钴业合资组建的华刚公司开发的868万吨特大铜矿一期投产,该铜矿属于世界级特大铜钴矿山。

2016年5月9日,洛阳钼业宣布用26.5亿美元(约合172亿人民币)价格拿下自由港麦克默伦(Freeport-McMoRan)手中位于刚果的TenkeFungurume56%股份。2016年6月,华友钴业收购刚果PE527铜钴矿区。2017年4月,洛阳钼业又从加拿大伦丁矿业(LundinMining)收购了TenkeFungurume另外24%的股份,合计控股达到80%。

“产业链融资公司几乎是这个行业的救星,”经纪公司Maison Placements
Canada的总裁John Ing说道,但金属价格回升已使他们被“甩到了队尾。”

    总部位于瑞士的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商品交易商之一,主要从事金属、矿产、能源产品和农产品的生产和交易。2013年,嘉能可斥资收购矿企斯特拉塔,曾是矿企并购热门事件。

汤森数据显示,全球的黄金公司已在股市筹到近32亿美元,按年增加16.5%。

    在一些看空嘉能可的报告发布后,该公司股价在9月28日一度暴跌近30%。公司29日发布紧急声明称,公司业务依旧稳健,并且资金来源有保障。这令市场的紧张情绪得以缓解,股价也企稳回升,10月5日在伦敦市场更是大涨21%。

同时,加拿大丰业银行估算,2016年前五个月顶级产业链融资交易的总规模较上年同期下降近40%至,为6.4亿美元左右。

    市场研究公司伯恩斯坦的分析师保罗·盖特5日发布报告指出,嘉能可出现“雷曼时刻”的想法似乎是毫无根据的,虽然公司的杠杆问题备受关注,但这不是一个直接威胁到公司生存的问题。这需要进行管理,这也是公司正在做的。

金属的价格上涨意味着,矿商筹集新资金以充实资产负债表的需要降低。去年,包括Barrick
Gold Corp 和嘉能可 在内的全球顶级矿商都在进行产业链融资交易。

    美国咨询公司格雷豪斯首席执行官阿尔贝特·黑尔米希曾在多家大宗商品交易公司任职,并曾担任纽约商品交易所副主席。他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嘉能可对金融市场的影响要远小于雷曼兄弟。雷曼兄弟是一家高杠杆的金融公司,而嘉能可是一家大宗商品贸易公司。债券市场的金融衍生品规模要远远大于大宗商品市场。雷曼兄弟受困于债券衍生品,它的倒闭也进一步引爆了市场的风险。

相比于产业链融资,矿商更喜欢到股市里去融资,以免放弃一部分未来生产的矿产品。随着金属价格上涨,这些矿产品越来越值钱。

    一家美国大宗商品贸易公司的高管也告诉记者,嘉能可陷入困境,一方面是行业原因。去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下跌,整个行业都在收缩。另一方面是公司自身的问题。嘉能可的交易风格很激进,往往是“冒最大的风险,谋取最大的利润”。

当然据业内人士称,一些大规模融资交易今年或许还会进行下去,尤其是铜
这类价格依然低迷的基本金属的生产商。

    他指出,对于嘉能可而言,目前面临信心危机,交易对手在减少和公司的交易,或者要求增加保证金。如果公司的债券评级被下调,未来嘉能可在债券市场的融资将更加困难。目前嘉能可在试图出售部分资产,但在现在的市况下,出售的价格将大打折扣。

有人猜测,嘉能可正在考虑为哈萨克斯坦Vasilkovskoye金矿和智利Collahuasi铜矿进行产业链融资。嘉能可拒绝置评。

    对于嘉能可对金融市场的潜在影响,他指出,如果公司破产,由于出售库存商品,可能会对大宗商品的价格造成短期冲击,但由于全球的供需基本面没有受到影响,价格下跌只是暂时的。他指出未来还要观察,看是否会有战略投资者出手救嘉能可。

但这类交易将远远达不到去年43亿美元那样的规模。

    他还说,嘉能可如果破产对银行业造成的影响也很有限。嘉能可的贷款主要集中在法国银行,美资银行的敞口很小。由于嘉能可不是涉及金融系统风险的公司,因此“政府是不会救它的”。(完)

编译 王琛;审校 郑茵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